亲临伊朗感触古波斯文明的气韵与文艺

穿越中亚的广袤的沙漠和高低的山脉

环环总算来到了古波斯文明的国度

——伊朗。

在这个被严峻标签化的国家,旅游的打开方式可不单单是吃喝逛拍。波斯文明的气韵轩昂与古国的文艺浪漫相同值得你留步品味。

动荡不安?不存在的!

本年7月16日起,伊朗官方宣告给予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般护照及港、澳特别行政区护照人员赴伊朗旅游、欣赏及商务访问单方面免签入境待遇,每次入境可以停留21天。

与刻板印象中的战乱频发截然相反,热心与安满是伊朗旅游环境的主旋律。

环环在伊朗期间,多次亲历伊朗人主动要求同框合影。看见我国面孔,不少伊朗人接见会面带好心肠浅笑甚至用标准的一般话向环环打招呼,并布满骄傲地向环环介绍当地值得探寻的景区。

因为长期被西方制裁,加之西方媒体的“污名化”和“妖魔化”报道,人们很简单将伊朗与动荡不安和“核武器”联系起来。事实上,根据世界SOS组织发布的2019年旅游危险地图闪现,伊朗境内大部分区域在旅游安全方面归于“低危险度”。

“东方巴黎”德黑兰

陈腐气味充溢却也藏着文艺小新鲜

跟着南边航空公司客机的渐渐落地,环环伴着皎白的月色踏上了伊朗首都——德黑兰的土地。

早在公元9世纪,德黑兰就是丝路商人交游歇脚之地。可是德黑兰成为首都却是近200年的作业,这座年青的首都有“东方巴黎”之称,它既散发着陈腐的气味,也具有着一起的文艺情调。

环环此行的第一站——世界遗产格列斯坦王宫,混合着欧洲和波斯的建筑风格,墙面上铺满了蓝色和金黄色相间的彩釉瓷砖,室内镶嵌着许多小镜子,这儿也见证了恺加王朝统治者的荣耀与豪华。

有不少本地人在王宫的花园写生,宫殿的瑰丽堂皇和花园的安静闲适在他们的画笔下熠熠生辉。

特别惊喜的是,在伊朗国家博物馆内,环环还看见了丝路时期的我国元青花,这印证着中伊两国古代的和睦交流。

在“玫瑰之乡”卡尚

踏寻“伊朗版乔家大院”

从德黑兰驱车3个小时,穿越延绵的山地和丘陵,环环来到了玫瑰小镇——卡尚。这座地处卡维尔盐漠边沿的城市绿洲,具有7000年前史,是伊朗最具吸引力的目的地之一。因为盛产上好的玫瑰水和玫瑰精油,所以卡尚被称为伊朗的“玫瑰之乡”。

环环在这儿欣赏了世界文化遗产费恩花园——萨法维王朝始建的波斯花园和塔巴塔巴伊老宅。

费恩花园内广泛翠绿的树木、碧绿的草地。殿内的墙面上随处可见精巧细密的波斯风格壁画。

而离费恩花园不远的民居塔巴塔巴伊古宅可以称得上为伊朗版“乔家大院”,它的主人是富甲一方的地毯商人赛义德·塔巴塔巴依。精巧的浮雕和灰泥装饰、美轮美奂的镜子、色彩斑澜的玻璃烘托在古宅室内,这儿虽不及皇宫豪华,却有足矣与皇宫比美的瑰丽。

波斯古都——伊斯法罕

凭什么具有“全国之半”的美誉?

伊斯法罕素有“伊斯法罕半全国”的美誉。来到这座“具有世界一半”的城市,满眼尽是耀眼的波斯蓝。萨法维王朝的阿巴斯大帝曾发明晰伊斯法罕空前的兴盛:16世纪时,作为“丝绸之路”的南路重镇,伊斯法罕出口当地出产的地毯、羊毛、葡萄酒、珍珠、生果,还把从我国和印度进口的瓷器、丝绸和纺织品转运到欧洲。

17世纪末,伊斯法罕成为全世界第三大城市,仅次于北京和君士坦丁堡,具有近六十万人口,远远逾越同时代的巴黎和伦敦。“伊斯法罕,全国之半”的美誉也由此逐渐传达开来。

伊斯法罕世界第二大广场伊玛目广场汇集了萨法维帝国的建筑珍品——『伊玛目清真寺』『孔雀清真寺』『阿里卡普宫』,这儿凝聚着波斯帝国的万种风情和千年的前史激荡。

在伊玛目广场四周都是皇家大巴扎,各样式的金银器皿、珐琅铜胎工艺盘花瓶、手织地毯、骆驼骨细密画一应俱全。热心的伊朗人看见我国游客,会满面浅笑地用中文打招呼,并提出一起合影的聘请。

夜幕降临,在橘黄色的灯光芒映下,出名的三十三孔桥变得流光溢彩、如梦似幻。

《倚天》明教发源教派的圣火

在亚兹德燃烧了1400年

亚兹德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也是伊朗拜火教最大的文化中心,直至今日1400年前的圣火仍然在拜火教庙中燃烧不息,而拜火教正是《倚天屠龙记》中明教的发源教派。

亚兹德人运用风塔引来的风经过坎儿井低温的地下水降温后,形成了亚兹德风塔这套古代高效的降温避暑的空调系统。行走在亚兹德古城,冷巷纵横交错,风塔建立,斑驳的墙面诉说着这儿的前史沧桑。

2017年,亚兹德整个城市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亚兹德城市边沿的多拉特阿巴德花园,也透着一股浓郁的沙漠绿洲风情。

“网红清真寺”和网红诗人的故乡

——设拉子

设拉子被称为花园之城、夜莺之城、诗人之城、玫瑰之城,它曾多次作为波斯帝国的首都,是伊朗最陈腐的城市之一。

设拉子城依山而建,虽然气候单调,却四处可见绿荫。早在公元前6世纪,设拉子就是波斯帝国的中心区域,公元前18世纪又成为波斯赞德王朝的首都。

设拉子也是“伊朗李白”——哈菲兹的故乡:哈菲兹终身留下五百多首诗歌:有对宗教成见的戳穿和赤贫底层的怜惜,也有对浪漫爱情的歌颂及典雅风景的向往——其间最广为所知的,是对美酒的赞赏。在伊朗有这样一种说法,“除《古兰经》外,每个伊朗人家里都有一本哈菲兹诗集”。

行走在“伊朗版阿房宫”遗址

遗存的石柱和浮雕仍然光彩照人

波斯波利斯,希腊语为“波斯人之城”,现在,这儿可以称得上是“伊朗版阿房宫“:始建于公元前518年,履历了大流士一世、其子薛西斯一世、其孙阿尔塔薛西斯一世三代帝王三代的制造,跟着不断的扩展殿堂和日趋华美的结构雕饰,宫殿成为波斯帝国君主举行严峻庆典、接受各属国领地奉献礼仪之所。

这儿汇聚了万国门、觐见厅、玉座厅、百柱厅、大流士宫殿、薛西斯宫殿和宝库等,悉数雕栏玉砌、千般瑰丽堂皇都曾在这座宫殿闪耀。

可是,文明演进的曲线总是在最光芒的时期忽然暗淡:公元前330年,波斯波利斯被亚历山大大帝付之一炬,悉数显赫与荣耀瞬时荡为灰烬。

环环行走在波斯波利斯孤寂的断壁残垣上,并租购了景区专门VR眼镜,透过精巧的浮雕和独出机杼的石柱,好像能窥见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旧日的兴盛鼎盛与恢宏气势。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波斯波利斯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苍凉、奥妙、诗意

悉数奥妙静待你来寻觅

“伊朗的河山,出现巨大时必定气韵轩昂,遭受灾害时必定悲清漫漫,处于陡峭时必定无视无视。它本身没有太大的主调,只等.前史来浓浓地烘托。”——余秋雨《千年一叹》

假设没有亲临伊朗,或许会把伊朗幻想成处处充溢着张狂宗教气味且战乱频发的危险国家。而实际上,这个国家平缓且安全,天然和人文风景别有风情。恰如余秋雨在《千年一叹》中所说:“伊朗土地的主调,有点苍凉,有点奥妙,也有点世俗,悉数都被综组成一种有待分配的诗意。”

环环认为,这种诗意体现在伊朗境内广泛的许多一眼千年、风格悬殊的清真寺内,烘托在树木翠绿、喷泉建立的波斯花园中,内嵌在瑰丽堂皇、瑰丽豪华的老宅院里,充溢在里海夕阳西下时温柔诱人的海风中。精巧绝伦的波斯波利斯建筑遗址诉说着阿契美尼德王朝惟我独尊的鼎盛兴盛;亚兹德古城内拜火教的熊熊圣火接连1400年燃烧不息;酒入豪肠,“伊朗李白”哈菲兹在故乡设拉子诵读着浪漫与典雅。

伊朗的悉数诗意与奥妙,等候你的寻觅。

实用信息

·航班:

伊朗世界机场分布在德黑兰、设拉子、伊斯法罕、马什哈德等地,但首要的航空公司都选择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机场起降,部分中东区域的公司还常常运营到设拉子的航线。

·风俗忌讳:

穿戴:女性有必要佩戴头巾出门,上衣不能露肩膀,裤子不能露脚踝;男性不得穿背心或短裤出门。包含在乘坐伊朗航空公司飞机期间。

饮食:禁酒,忌吃猪肉、狗肉。斋月期间,即使非穆斯林也不能白日在公共场所吃东西、喝水或吸烟。

·其他忌讳:

1.男人不可主动与伊朗女士握手,但假设女士主动握手,男人应礼貌回应。

2.不要与伊朗人挎胳膊,也不要用手触摸小孩的头部。

3.称好时不能竖大拇指,说话时用食指向别人也是不礼貌的行为。

4.进入民居或清真寺要脱鞋。

5.假设受邀去家里吃晚饭,要带一盒当地甜点。

加盟热线:

Copyby 2020 Power by DedeCms